紫陌。

「倾听」

上班族そ×失声少年ま


鸽了很久的文


ooc严重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まふまふ坐在沙发上,把手里写着字的本子拿给そらる看,接着他又翻了一页,“今天的晚饭是蛋包饭哦”他在本子上画上傻傻的笑脸,然后也对他笑了起来


从そらる遇到まふまふ时,他就是发不出声音的,原因并不是两年前的那场车祸,因为そらる亲眼看到,汽车在撞向他之前猛地刹车,停了下来。医生检查过まふまふ的身体,摇摇头,告诉そらる说并无大碍。


まふまふ一直是个过分安静的人,也没有什么朋友,班里少了他,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自他因失声而休学一来,只有天月会偶尔来探望,但现在天月去其他城市上了大学,家里就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一会要去洗澡吗?”


“嗯……”そらる歪了歪脑袋“一会我去洗碗,你先洗澡吧”


“嗯,好”


“啪”そらる一个手滑,盘子就从手中掉落到地上“等下会被まふまふ骂的吧”这样想着,そらる还是手脚麻利的收拾好碎片,扔进了垃圾桶。客厅的桌子上放着まふまふ的笔记本电脑,他现在正做着小说家的工作,有时也会让自己帮忙修改文稿,不过当然也会有赶稿死线吧,记得そらる上回夜里醒来就看见まふまふ在坐在不远处对着笔记本电脑疯狂赶稿让そらる吓了一跳。

そらる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上面,却发现电脑的页面定格在了只有寥寥几字的页面上,本是两个主人公去到了遥远的地方旅行的故事,却没有在题目后面再写下一个字。


そらる忽然回想起自己在许多个不经意间看到まふまふ对着远方的天空发呆的背影。


不知什么时候水流声已经停止了,まふまふ穿着宽大的衬衫从浴室走出来,赤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没有干的头发向地上低着水珠,脸颊也因为水汽的原因泛起粉红,轻轻拽着そらる的衣服,告诉他自己已经洗好了。


这人为什么那么可爱啊


そらる忍不住轻轻亲まふまふ的额头,说“我不着急洗,倒是你先去吹头发吧,别感冒了。”说着就要拿起吹风机给まふまふ吹头发,倒是まふまふ一脸不情愿的盯着そらる的脸


“そらるさん快点去洗澡啦”


“知道啦知道啦,自己吹头发哦”そらる一脸无奈的走向浴室,上回熬夜玩游戏就被まふまふ威胁没收游戏的惨痛经历还历历在目


自己是不是还有年假没有休,要不要带着まふまふ出去玩两天?


上次看まふまふ和天月开视频电话的时候,电脑对面是男孩子清秀帅气的脸,后面远远的映着红色的东京塔,而まふまふ却只是坐在电脑前,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沙沙的写字声。


天月对まふまふ真的很照顾啊,去了东京还专门给まふまふ买东西,不过之后寄到家里的一大堆点兔手办也让人很头大就对了。


东京漫天飞舞的樱花深深的吸引的他,那是まふまふ第一次觉得樱花是那么漂亮,第一次,那么向往远方。


如果自己有一天也能和そらるさん一起去旅行就好啦。


于是小小的故事在心里慢慢成型,但结果却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的,长久的沉默


就当是给他扩充小说素材,带他去见母亲吧,明天再告诉他,就当是惊喜好了,そらる这样想着。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まふまふ还醒着,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手里拿着吹风机向自己招手。


“大天使まふまふ给そらるさん吹头发”


“那么晚了还不去睡觉,小心掉头发”


一边说着,还是乖乖的坐下来让まふまふ帮自己吹头发,まふまふ笑嘻嘻的


“そらるさん傲娇”


头发差不多吹干的时候,まふまふ忽然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字


“そらるさん这一周都要拖地”后面还加了三个感叹号,让そらる一脸懵逼


“为什么”


“因为そらるさん吧盘子摔碎了”


“我以为你忘了这件事了”そらる无奈扶额


闹钟没有像往常一样响起来,まふま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发现已经8点半了,往常这个时间,そらるさん绝对已经在公司了吧!まふまふ对着睡在自己旁边的そらる一阵乱摇,确认对方睁开眼睛了又指着旁边的表,瞪着そらる看。


“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了啊!”


そら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穿着宽大衬衫的恋人一脸不善的瞪着自己,还一边指着旁边的表,一脸“そらる你迟到了等着被经理骂吧”的表情


“我今天请过假了哦”还想再睡一会的老年人抬起手臂又一下子把恋人塞进被窝“想带你去妈妈那里看看。”


“诶?”まふまふ有点懵,そらるさん刚刚说什么?要带我去见家长吗?


然后脸“膨”一下就红了,そらるさん地生笑了笑,又把まふまふ搂的更紧了点。


“乖,听我的,再睡会”


两个人磨磨唧唧的来到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そらるさん好慢”


まふまふ远远的站在月台,朝そらる招手,眼睛亮闪闪的,像极了第一次参加远足的孩子。


“喂,你倒是等等我啊”そらる一边笑,一边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向前走,不知不觉就收拾了这么多啊,真是的。


直到登上了电车まふまふ的兴奋都没有消减一分,盯着窗外绵延不绝的山,电缆,还有飞速向后退去的两旁的树木。


“真是拿你没办法”


そらる安置好他们都行李,又把之前就准备好的便当拿出来。


“一会就到了,先吃饭吧”


まふまふ用力的点了点头,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来


“そらるさん,外面,好漂亮啊”


“是啊”そらる看着远方,想着自己很久都没有回来过的仙台“仙台的樱花,还在开着呢”


“那是怎样的樱花呢?”まふまふ飞快的在本子上写着字,眼睛紧紧的盯着そらる好像生怕听漏了什么似的


“这个啊,到了再告诉你”そらる看着恋人的眉忽然皱起来,故作生气的扭头,看向窗外,そらる忍不住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啄了一口,他却仿佛还在闹别扭,没有看自己


“什么嘛,そらるさん小气”


まふまふ就这么一直向窗外看着,直到眼前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绯红的轻云似的的樱花,才又惊喜的想把身边的人叫起来,刚想转头,就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是そらる先生睡着的毛茸茸的脑袋,长长的睫毛不时的颤动着,嘴角淡淡的勾起一丝的弧度。


“辛苦啦”まふまふ轻轻的吻他,吻在了眼睛上

まふまふ在失声一个星期之后,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不怎么出门,但是却在家寻找着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两个人同居没多久的时候,まふまふ就已经自告奋勇的承包下了家里的家务。


周六的晚上,そらる坐在电脑前整理着自己投出去的简历,想着有哪些公司给了自己回复的,まふまふ就在厨房里洗着盘子。


“啪”清脆的盘子落在地上的声音传进了そらる的耳朵。是まふまふ不小心摔碎了盘子吗?


这样想着そらる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明天看起来还要多跑几家公司了啊。回过神的时候,忽然发现厨房已经沉默了很久了,没有流水的声音,也没有收拾碎盘子的声音。


“まふまふ?”そらる有些疑惑的起身向厨房走去,看到的却是一地盘子的碎片,和颤抖着,蹲在地上啜泣的まふまふ。


“そ、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带着泪水转过头来看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是そらる第一次知道,まふまふ无论怎样放声大哭,都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


そらる后来问过天月这件事情,天月听到的时候,有些支支吾吾的回答道“那个啊,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父母吵架的时候最常听到的就是摔盘子的声音了”


他们是在下午的4点钟到达了乡村的小小院落,在来之前まふまふ一脸紧张的问そらる她的母亲是个怎么样的人,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更喜欢自己一点?

“安心,她是个非常温柔的人”そらる像是安抚小鹿一样摸了摸まふまふ柔软的头发“她之前在神社作过巫女,也学过手语,她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两个人到的时候,そらる母亲就站在门口等他们,一身茶色的和服,发鬓挽起,虽然鬓角已经染上银丝,但仍庄重典雅极了。


まふまふ一看见婆婆,心脏就忍不住的剧烈跳动起来,好漂亮的人啊,这就是そらるさん的妈妈啊,等等,我该做些什么?先要问好吧,鞠躬更尊重一些吗?


“妈妈,这是まふまふ,也就是您未来的儿媳妇”そらる向侧面让出一步,露出躲在自己身后的,比自己还高2cm的男孩子。


晴子看着那个白发的男生,深深的朝自己鞠躬,脊背弯的很低,看样子是紧张极了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不过让她惊讶的是自己儿子的解释

“那个,まふまふ暂时说不了话,不过他的手语很棒”像是不放心是的そらる把暂时咬的极重,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做补充。


晴子对自己儿子喜欢男生这件事情早有耳闻,不过一下子就给自己带回男朋友,还说他说不了话,真的让她吃惊极了。她的目光打量在儿子身上,看到儿子看着那个一脸不安的男孩子,眼睛里流露出的,如水一般的温柔和鼓励,忽然又释然了。


这是他最喜欢的人啊。


“初次见面,我是そらる的母亲,晴子”


“今天的晚饭是咖喱哦”晴子宣布着这件事情,就走向了厨房


“那我来帮忙”そらる看着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忽然有些愧疚起来“まふまふ就坐在那里哦,第一次来我们家,你可是客人呢”这样嘱咐好まふまふ后,又跑去厨房,接过了母亲手里的菜刀,却对着眼前的土豆发愁起来,怎么也切不出想要的形状来。


“そらる真是被惯坏了”晴子看着对着土豆儿子,不由得觉得好笑极了“我来切吧,你去洗胡萝卜”


“嗯,好”そら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把菜刀交还给了母亲,自己对着水管冥思苦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丢失做饭这项技能的。


“请一定让我也来帮忙”まふまふ用手语向晴子表示到,“毕竟そらるさん在做饭方面完全不行呢”まふまふ在心里悄悄的吐舌头。


“那你来切菜吧,我去熬汤”


“好的”菜刀又交到了まふまふ的手里,他的刀工熟练极了,每块土豆都像艺术品一样躺在案板上。


于是厨房就忽然变成了挤挤的,属于三个人的地方。


そらる洗菜时眼睛不时的看向まふ,眼前闪过他第一次做饭的样子,明明一点天赋都没有

几天下来,晴子和まふまふ已经变得很熟悉了,他们俩用手语交流的时候,让そらる觉得嫉妒极了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


“啊,再说上次圣诞节的事情哦”


天空中飘着小雪,街上的装饰着提醒着人们今天是圣诞,还没有到夜晚,所以人还不是很多而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就是专门挑了这个时间来逛的,不会遇到熟人,也不会尴尬。


“你好好的把围巾给我围上啊”そらる一边提着大包小包,一边提醒着某个只有三岁的小朋友。

“そらるさん我想吃可丽饼”まふまふ指着对面的店铺,眼睛亮晶晶的盯着そらる


“知道啦知道啦”そらる一脸认命的放下东西,“那我去买,你看好东西哦”

“嗯嗯”まふまふ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坐在长椅上,还把东西往自己的怀里揽了揽。


几分钟后,そらる就拿着可丽饼出来了,刚刚递给自己的小朋友,冷不丁的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这谁啊,打断我和小可爱卿卿我我?


“そらるさん也现在出来逛吗”对面的少女散着棕色的头发,即使是飘雪的日子也还是穿上了裙子,涂上的口红也被まふまふ捕捉到了。


貌似,是そらるさん的同学吧


“嗯,是啊”そらる口气淡淡的,注意力全放在了まふまふ没有围好的围巾上,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啊喂。


“那旁边的是?”女生的目光打量着まふまふ,让他有些紧张起来,まふまふ求救一般的看了一眼そらる,然后就开始拿手机打字


“我是他朋友”这几个字刚打出来手机就被そらる拿走了。


“是恋人哦”そらる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半睁着眼睛,终于看了一眼面前的女生。


まふまふ被そらる拉着向前,まふまふ却感觉そらる的步伐越来越慢,似乎压抑着怒气似的,最后终于停下


“你刚刚为什么不说你是我恋人?”そらる捧着まふまふ的脸,一脸不悦的看着他,他需要解释

まふまふ的脑袋乱晃,他被拖住脑袋看不见手机打字了。


“我害怕そらるさん会因为我被笑话”最后,他打下了几个字


一瞬间そらる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敲打着,彻骨的痛


“まふまふ”他把那个瘦弱的男孩揽进自己怀里“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只能是你的”

不过后来事情也没有まふまふ想象的那么糟,据说假期结束大家回校上课的时候,班里就已经传开了そらる的女朋友超级可爱的话。


居然被错认成女孩子了什么的,まふまふ面对着晴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但是まふくん也的确很像女生呢”晴子笑着看看这黑色和服的まふまふ“有一天穿上雪白的和服也会很漂亮吧”


“诶?”まふまふ忍不住脸红,眼睛悄悄的看向客厅的そらる,如果自己能成为他的妻子的话……


“まふまふ已经睡着了”そらる这样说着,就在母亲的身边坐了下来


“まふ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能说话呢?”


轻轻的声音却压的まふ喘不过气来,巨大的惶恐瞬间充斥了他的心,他并没有睡着,而是悄悄的听着他们母子的对话。


他以为那段日子已经结束了,不会再担心父母之间无休止的争吵,不会再担心有盘子被摔在地上,身上的淤青不会再被同学指指点点,也不会成为众人笑料中的小丑。


“反正自己没有人会听自己讲话的,心底的愿望也不可能有谁会知道,说不出话岂不是更好”

他知道自己在两年前对神明许的愿望,以及那一场车祸,直到那个人把溺水的自己,从海里拉上来


晴子阿姨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吗?让自己的儿子和一个不能说话的人在一起?


空气似乎静止了很久,很久,久到门口等风铃被风吹响,久到那一声“那样温柔的孩子,一定,会被神明拯救的”


缩在被子里的まふ忍不住啜泣起来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他们一起去赏樱,也顺便参拜了神社。


此时已经是4月中旬了,许多樱花都接近凋零,所以也很少看见赏樱的人了。淡粉色有些发白的樱花飘落下来,落在男孩子淡色的头发上。


“这是吉野樱花哦”そらる注视着在樱花树下站着的恋人,嘴角不住的勾起


“可惜你们回来的晚了些,不然还能赶上樱花祭呢”晴子在后面慢慢的走着,和服也专门换成了淡淡的青色。


“樱花祭人太多了,也没什么好的”そらる不满的撇嘴


沿着神社长长的走廊一路往上,是红色的鸟居,后面小小的神社隐约可见。


“好了,前面就是神明大人居住的地方了,不可以喧哗哦”晴子像是对待小孩似的,对着朱红色的鸟居轻轻鞠躬,まふまふ和そらる也照做了

他们摇响神社的铃铛,虔诚的鞠躬,拍掌,许愿。


“呐,神明大人,现在已经有人可以听到我的声音了哦,所以,即使一次也好,我想要传达给他,我的心情”


走出神社的时候,まふまふ又朝着鸟居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刚刚许了什么愿望?”そらる拉过まふまふ的手,歪着头问他


“不行哦,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了”晴子在前面强调着“所以说,まふくん绝对不许说出来哦”

“噗”まふ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为了让他实现,绝对不会告诉そらるさん的”


黄昏的时候,他们准备离开了,まふまふ挥手向晴子道别,却被叫住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


嗯?まふ想了想,又觉得没有什么被自己忘掉了,他有些疑惑的看向晴子,忽然看到她对自己眨了眨眼睛,便回身跑回屋里去。


“晴子阿姨,怎么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发出来把自己都下了一跳。


愿望,实现了?


晴子对着まふまふ笑了,像是早就知道一样,布满皱纹的手轻轻是放在まふ的手上。


“そらる以后就拜托你了哦”晴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轻极了,却准确的传进了まふ的耳朵。


まふまふ的眼睛忽然就泛起了泪光,用力的点头。


“嗯”


太阳终究还是落下了,一对情侣站在火车的站台上,等着即将驶来的火车。


“刚刚忘记拿什么了?”そらる有点奇怪,为什么两个人像串通好了一样瞒了自己什么事情,まふ笑着摇了摇头,却让そらる更疑惑了。


远方的火车慢慢朝他们驶来,带起了风和尘土。

“そらるさん”


“嗯?”そらる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那个啊”在火车停下的瞬间,まふまふ在そらる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我爱你”










大家元旦快乐啊,其实这篇文章从12月初就开始写,说要在圣诞节发出来的,但是21号才写完,修修改改到了现在。

这篇的话主要就是想要表现まふまふ逐渐被そらる理解,最后鼓起勇气表达自己对そらる的心意的过程,文章中说まふまふ害怕摔盘子的声音其实和最开始そらる摔盘子被まふ骂了是一个对比,就是想写出他在一点点变好,晴子的话其实是まふ心里最后的一个坎,他想被晴子接受,中间说“まふ有一天穿上纯白色的和服也会很好看吧”其实就是隐喻白无垢,已经表明要接受他了,但是在说道自己失声的问题的时候まふ还是忍不住的害怕,不过最后还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吧。我感觉这篇还是很细腻的,但是可能我的文笔还不够好吧,以后还要加油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啊(^_^)


评论(8)

热度(90)